佛医鬼墓

  • A+
所属分类:医院鬼故事

墓地都是阴气十分重的地方,听说在很多坟墓中都有不干净的东西,今天就说一个佛医鬼墓的故事,小心有人爬出来了。


佛医鬼墓

佛医鬼墓

百鬼之墓鬼

墓鬼是在墓地出没的鬼魂。墓鬼是很安分的鬼,一般情况不会害人,不顾他们喜欢安静,不喜欢别人骚扰他们,所以常常和骚扰他们的人开个小玩笑,使他们远离墓地,比如墓鬼会发出飘荡在空中的鬼火,或会让人怎么也走不出去墓地,在原地兜圈子(俗称鬼打墙)。墓鬼有托梦的能力,在他们在阴间缺少物品的时候,会托梦给子孙,让他们祭奠自己。

“霍邱,我怕。”女友缩在古宅一角,身边躺着死去的阿彪,怯生生的看着我小声哭泣。

我反手把女友拉进怀里,拍着女友的背安慰道:“别怕,别怕,我们会没事的,大事在这里,他会保护好我们的,别怕啊!

“是吧,韩伯伯。”在屋中打坐的中年人看了我一眼,淡淡道,“霍侄放心,有我在万事无恙。”

月光透过古宅的破洞照了进来,一道诡异的人影一闪而现。

“不好,好像有东西在附近。”韩叔突然站了起来,看了一下四周,又走到我面前道:“你的吊坠呢?拿出来。”

我掏出吊坠,不见韩叔有其他多余动作,低头看向吊坠,口中振振有词,吊坠之上金光一闪,韩叔回递给我道:“我在吊坠之上再次加持了金光咒,虽不如当年我师父加持的金光咒耐用,也可保你半年无忧。”

说完,韩叔拿起东西飘然而去,嘱咐道:“小侄,我去降妖除魔,你们两个暂且留在此处,切不可到处乱跑,切记,切记。”

说完,几个呼吸韩叔就以离去。

走了没多远,韩叔一拍脑袋道:“忘了附近还有几只孤魂野鬼,这下小霍二人怕是不得安宁了,不过还好不会有性命之忧,我还是先去解决那几只鬼怪再回来搭救二人。”

韩昊想到这些,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来到一片荒坟附近。空荡荡的荒地一片漆黑,好像有很轻细的声音,在隐约处幽幽响起,回荡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

停留在坟头老树上的乌鸦韩昊这不速之客惊起,扑棱着翅膀消失在月光下。

白骨般腐朽的枯树上挂着的麻绳,被风沉重地吹动,好似拘魂使的长绳在夜里飘荡,韩昊深吸了一口空气,后怕道:“阴气如此浓郁,空气中满是死者的怨气,看来当年遗漏的小墓鬼杀了不少人啊!”

韩昊心里怒火中烧,不过还是暂时压制心中的怒气,拿出一把黄符,朝天一扔,黄符无火自燃,一股股奇异的草药香扑面而来,韩昊念念有词。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尘归尘,土归土,你们安息吧,我会为你们报仇的。”韩昊念完经文朝四方拜了又拜,拜完起身之后,却发现被度化的众鬼却没有一个离开,韩昊呵斥道:“尔等为何不速速去阴曹地府报道,在此逗留作甚,莫不是也想为害一方。”

说着韩昊提起桃木剑,怒目看向众鬼,众鬼还是没有离去,纷纷化形跪在地上,看着韩昊哭诉道:“求大人为我等报仇,斩杀墓鬼,不然吾等永不入轮回。”

“求大人为我等报仇,斩杀墓鬼,不然吾等永不入轮回。”

“求大人为我等报仇,斩杀墓鬼,不然吾等永不入轮回。”

“……”

众鬼七嘴八舌对韩昊述说墓鬼的恶行,一条比一条令人发指,韩昊听完面如寒冰,怒气冲天,提剑便冲入墓中。

凭借当年的记忆,韩昊在古墓中穿梭自如,一路上走马观花,墓内金碧辉煌的装饰全被韩昊视而不见,心里只想着早点杀死墓鬼,为这十数年死在他手里的人报仇,也为这些被他囚禁多年不得投胎的冤魂出口气。

一路上被愤怒影响了神智的韩昊走了数十分钟,终于发现不对劲,停下脚步,横眉冷斥道,“多少年不见,你还在玩这些小把戏,有意思吗?”

说完,木剑朝天一指,“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仁灿管魂,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卧,隐伏藏身。急急如律令。”

“六丁六甲神将。”障眼法破碎,墓鬼紧紧盯着韩昊恐惧道,“求神将饶我一命。”

“汝因果滔天,不为好鬼,死吧!”韩昊身上金光大闪,手中桃木剑飞出,墓鬼见势不好,吐出一口黑雾就要跑路,奈何对手是六丁六甲神将附体道人,韩昊身上金光越来越盛,宛如一枚小太阳,黑雾完全没有用处,身上神威压制的墓鬼没有还手之力,桃木剑瞬息而至,墓鬼哀嚎一声便化为灰烬。

墓鬼死后,六丁六甲也悄然离去,韩昊拖着疲惫的身躯道:“这小鬼不一般,要不是请来神将还真对付不了他。”

说完韩昊盘膝而坐,恢复一丝气力,讪讪然道:“神果然不是那么好请的。”

“墓鬼已魂飞魄散,尔等为何还不离去,是不是认为吾斩杀墓鬼之后,就没有能力对付你们了?”韩昊看着徘徊不肯离去的众鬼恐吓道。

“不是我等不愿离去,而是我们都已死去多年,现在才去地府报道免不得受一番皮肉之苦,还望大人帮我们和下面的大人说一下,通融通融。”众鬼里面一个看起来很是机灵的小伙走了出来谄媚道。

“罢了罢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是赦免书,你们拿去交给判官,他不会为难你们的。”韩昊抽出一张黄纸,书写一封信件交给众鬼拿去。

众鬼得到赦免书千恩万谢赶去地府投胎去了。

“这帮小鬼还真是机灵。”韩昊摇头一笑,还未说完,似是想起一事,起身便道:“不好,霍哥儿子有危险。”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