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医院鬼故事拼图

  • A+
所属分类:医院鬼故事
  今天给大家说说灵异医院发生的灵异鬼故事,看看我们是怎么把灵异事件像拼图一样拼起来。
灵异医院鬼故事拼图

灵异医院鬼故事拼图

“妈的,居然停电了!”前一秒正在大龙打团的林淮气愤的砸了下桌子,扣上电脑。正打的激烈呢居然停电了,这下估计要被骂惨了,他掏了根烟想点上,打了几次都没打着火。“真他妈晦气!好不容易放了今天不加班。”

等了半天丝毫没有要来电的迹象。林淮不情愿的下楼去买蜡烛。

回来时,发现门上贴了一张传单。是一家口腔医院,在手机屏幕的照射下传单上画着的牙齿阴森森的。黑心口腔医院,真搞笑黑心怎么可能有人去。又用手机仔细照了照,原来是熏心,光线太暗自己看错了。林淮伸手想把它揭掉,不成想却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林淮大叫一声扯下传单撕了个粉碎,又踩又骂。

“要闹回家闹去,大晚上的让不让人休息了!”邻居推开门骂道。

“这……这传单咬我。”林淮结巴的说道。

“恐怖片看多了还是精神病犯了?神经病。”邻居关上了门。

林淮愤愤的回到了屋里,倒头就睡。睡也没有睡得太安稳,梦中有一具会飞的牙齿不停的追着他咬。

林淮顶着一对黑眼圈去了公司,同事们看他的眼神有些异样,林淮并没注意,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区。

忽然觉得后背奇痒无比,林淮放下手中的档案,转身说道,“李漾,过来看看我后背上是不是起了什么东西。”

李漾应声走了过来,正色道,“林淮,你昨晚是不是出去乱搞了?”

问的林淮一愣,“你小子什么意思?我?乱搞?”

李漾拿过一面镜子,“你自己照照看看,你脸上的牙印是怎么回事?”

林淮仔细看了看,果然自己的右脸上有一个乌青的牙印,林淮一下子就蒙了。

李漾冷笑道,“你后背上也全都是牙印。不是乱搞是什么?”

林淮四周看了看,把李漾揽了过来,“兄弟,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跟你说一件事不知道你信不信。”

“你说吧。”

“昨晚买东西回家,发现门上贴了个传单,一个口腔医院的传单,你知道啥样吧。”林淮说着还比划了一下。李漾点了点头。

“我想把它揭下来,结果你猜怎么着?嘿,它居然咬了我一口,你说这事怪不怪。”林淮说完看到李漾一脸怀疑的表情。

“你还别不信,我给你看我昨天被咬的。”说着伸手用另一只手指了指手上的牙印。

李漾面色严肃起来,“林淮,你听说过封灵么?”

“封灵?那是什么?”

“就是把一个人的灵魂封到某个容器里,为自己所用。被封的灵魂会寄生在触碰它容器的那个人身上,直到它的主人达到了目的。就像你遇到的这个,应该就是封灵。”

“那我应该怎么办?”林淮有些害怕起来。

“这种手段多数都是为了敛财。四个字,破财免灾。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去跟老板请假,工作我替你。”

“好哥们。那我走了啊。”林淮起身拍了拍李漾的肩膀。

请完假后,林淮匆忙的拦了辆车坐了进去。“师傅,去熏心。”

“好嘞。”

车行驶了一会,司机说道,“小伙子,这么急着去那有什么事啊?家里人走了?”

林淮被问的满头雾水,“什么走了?”

“啊?你不是去熏心殡仪馆吗?”

“师傅你搞错了,我要去熏心口腔医院。”

“熏心口腔医院?我在这跑了十几年了,从没听说过有这个口腔医院啊。”

“师傅你等一下啊。”林淮掏出手机,在百度地图上搜索了一下,告诉了司机一个地址。

穿过几条阴暗的小道,他的目的地就到了。那是一座低矮的建筑,表面转红色的漆有些褪色,更奇怪的是根本就没有牌匾。要不是自己摊上了奇怪的事才不愿意来这种阴森的地方。硬着头皮,推开门走了进去。

立马有人迎了过来问道,“先生需要什么服务?”

林淮四周看了看,屋子里都是一些医疗器具,墙边放着一块牌匾。那人顺着林淮的目光看过去解释道,“先生是这样的,我们的牌匾要换成LED的正在制作,以前的旧牌匾被替换下来了。”

林淮点了点头,“就洗牙吧。”

“洗牙对牙齿的伤害很大,不如做个牙齿美白吧,我们引用国外的先进技术……”

“那就做你说的这个吧。”林淮打断了她说道。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牙齿美白做完了。林淮照了照镜子,跟传单中的那具牙齿简直是一模一样。

林淮付过钱,刚要走,那人叫住他,“如果有什么不适就来找我们。”林淮点了点头,还没等走到门口,林淮觉得嘴里一阵发麻,就问道,“我嘴里怎么这么麻啊?”

那人答道,“可能是麻药的药劲还没有过。”林淮哦了一声,出了门。

走了一会发觉不太对劲,自己根本没有打麻药怎么可能是药劲没过,还让自己不适去找他们,这里面肯定有鬼!这样想着,林淮连忙跑了回去。

“怎么了先生?”

“你们……”林淮刚想破口大骂,却发现自己的牙怎么也分不开。林淮使劲扒着自己的牙,但就是分不开。

“医生……怎……怎么……回事。”林淮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坐下,我给你看看。”

冰凉的针头插入牙床,然后注入冰凉的液体,麻木的感觉遍布了整个口腔。

“这回好了吧?”

林淮的嘴还是麻的感觉不到,他照了照镜子,真是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他的整个牙齿被割了下来,还在淌着血。

林淮指着那人,嘴唇翕动着,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想要跑出去,但是身体无论如何都动不了。

那人并不理会林淮,坐在一旁剔着牙根处的肉,不一会便清理干净了。那人林淮的牙齿拿在手里,往纸上一按,和传单上一模一样。

林淮昏睡前看到了牌匾上的字,黑心口腔医院。然后林淮被封印进了传单,寻找下一个寄生者。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