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过海

  • A+
所属分类:短篇鬼故事
俗话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说起八仙过海的故事,当然要知道八仙都有谁。这八位道仙分别是:何仙姑、吕洞宾、铁拐李、张果老、汉钟离、韩湘子、曹国舅、蓝采和。   
八仙过海

短篇恐怖鬼故事

话说这八位神仙聚在终南山修炼,不知度过了几多春秋,寂寞得烦死了。一天,风流倜傥的吕洞宾耐不住了,提议说:“咱们个个身怀绝技,又都炼成了随心变化的宝贝,不如出去走走,散散心,也扬扬咱们八仙的大名。”   

众仙早都憋闷坏了,没有不同意的,只是一时想不出去哪儿好。   

还是吕洞宾见多识广,话张口就来:“去蓬莱仙岛呀!你们没听说吗?最近万国蹴鞠大赛刚结束,谁夺魁,我倒并不在意,反正大国都没份儿,好像第一是个牙挺硬朗的半大王国。有意思的是,海龙王抛出了位神卦爷——八带鱼!传闻还真灵,从第一场,卜到争三甲,场场都叫它算准了。结果闹得是输家恨,赢家爱,赌家馋,身价窜上了天!”   

“好!就去蓬莱……”另七张仙嘴一个音儿,“到了东海,咱顺便也摸条八带鱼,逗它玩玩,看它算得灵不灵。”话音儿一落,八道身影便腾空而起,驾云直飞蓬莱仙岛。   

蓬莱仙岛坐落在波澜壮阔的东海中央,琼楼玉阁,金花银树,飞瀑清溪,珍禽瑞兽,遍布礁岛,像晶莹的群星闪耀在浩瀚的海面上。仙景迷住了八仙,八仙忘情地游玩着,还是吕洞宾鬼点子多,指着四周座座岛屿鼓动道:“我说,咱们别总是许仙游湖——围着一个尿鳖子转。各处都游逛游逛咋样?”   

“吕兄,快留点儿口德吧……”何仙姑笑中语带讥嗔,“你那张嘴,在圣地也敢胡吣!”   

话一出,余仙各个捧腹。吕洞宾自嘲地一揖道:“忘了小妹在了,得罪,得罪……”   

笑过之后,好唱的蓝采和扬了扬手中的响板,指着波涛涌动的大海为难道:“没船咋去呀?”   

铁拐李瘸腿一颠跶,抢步蹦到海边,将铁拐向海里一扔,爽快地说:“这有啥难?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我的!”“噌”跳上了铁拐变的快艇,箭一般向前面驶去。   

“好!”吕洞宾拔地而起,将宝葫芦一甩,踏上随后追去。   

其余六仙顿时兴致大发,只见汉钟离大肚皮一拍,宝扇一晃五尺见方,踩上去稳稳当当地漂流起来;张果老把沾水就活的纸驴往海面一抛,倒骑着,得意地向岸上的人不住地招手;曹国舅放出玉版,一派宝玉的光辉抚平了海浪;韩湘子笛声悠扬,纵身跃上花篮,一入水花映东海,漫天芬芳;何仙姑飘身站上碧翠的荷叶,手挥奇彩莲花,舞姿婀娜,一派吉祥,引得鱼儿欢快地直往荷叶里头蹦蹿;蓝采和见七仙都下了海,自己也不甘示弱,就擎起响板钩下一片霞云,轻抛水面,晃身而上,打着响板唱着渔歌跟了下去。这一来,东海可就热闹啦!海面一片欢腾,珠光宝气映天耀地,直射海底;特别是悠扬的笛声和响板清脆的击节声,伴着蓝采和嘹亮的歌声直传龙宫,听得东海龙王及一众水族心动不已。   

尤其道道宝光射入龙宫,只诱得东海龙王心痒难耐,涎水漫唇,情不自禁地步出龙宫,悄悄浮出海面,偷眼四望,一见远远落后的蓝采和正唱得忘我,手中响板玉音铿锵,莹光润目,灵气喜人,便知是件无价之宝;不由贪婪之心骤起,他待蓝采和来到近前,便一跃而起,抢下响板窜回了龙宫。   

这一突然惊变,把蓝采和打了个懵懂。响板无踪,歌声哑然,蓝采和像根木桩被钉在海面上。   

七仙闻听后面有异,忙招呼回头,来至近前,一见蓝采和的窘急模样,忙问发生了何种变故,蓝采和言说响板遭抢,众仙怒不可遏,再问抢者何人蓝采和只是摇头,道不出所以,恨得两眼通红,血都快喷出来……八仙弄不清何人,又如何夺回宝贝呢?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只急得张飞抓刺猥—一时无从下手!   

铁拐李性子直,人也最仗义,气得瘸腿直画圈。他这一画圈可不要紧,海水却受不了了,涌浪一蹿三丈高,吓得海族生灵抱头鼠窜,仓皇躲向海底。孰料,此际一团红光被涌浪倏地推至波峰,又“啪”的一声落在何仙姑翠绿的大荷叶上。顿时,翠荷托玛瑙红,分外惹眼。何仙姑俯下身,红团缓缓展开,是一只灵透可人的八带鱼!何仙姑把它捧起,关切地问:“伤着了吗!小东西。”   

“怎么,仙姑不记得我了?”小东西在何仙姑手上蠕动了几下,动情地张大眼睛,“您忘了?早些年,刘海哥和金蟾仙子婚配,王母娘娘闻之大怒,命雷公、电母惩办金蟾……我那阵儿正在南海嬉戏,被雷击误伤,生命垂危……恰好您和七仙赶到,降伏了雷公电母,说和了王母,还给我服了八卦仙丹……”   

“原来是你呀!服了我的八卦仙丹,你倒长寿了!”何仙姑忆起了往事;原来她和刘海是海南老乡,一起玩过家家的发小儿。刘海因戏金蟾仙子而相爱,不料变生不测,王母从中作梗;为救金蟾,刘海吃尽千辛万苦,北上寻得何仙姑,解了此难,同时也意外地救活了聪明贪玩的八带鱼。   

八带鱼见何仙姑认出了自己,更高兴了,忙说:“仙姑恩人,我服了您的八卦仙丹,不光得了命,还长了算卦的本事。我算准你们今儿个来蓬莱,就从南海赶来,欲谢您的救命大恩,不想,却看到另一幕……”   

“另一幕?”何仙姑凤眼一闪。   

八带鱼:“东海龙王抢了他的响板!我看得真真切切!”   

“哦!”八仙恍然醒悟,愤然道,“原来是这个老孽障!”   

“哼!行雨无时,总嫌百姓香火不旺。早想收拾收拾他了!”铁拐李抄起铁拐就要打先锋;余仙皆摩拳擦掌,同仇敌忾,惟恐落后。   

吕洞宾忙拦住大家,首先他谢过八带鱼,随后对何仙姑道:“这一仗,咱们占理,是打定了!不过,不能叫这位小兄弟受牵连。小妹,你立即作法,送它回南海。”   

何仙姑会心地点点头,不待八带鱼做出反应,便轻吹一口仙气,将它送上一团白云,朝南海疾飞而去。   吕洞宾这才开始点将布阵。他请张果老和曹国舅陪同蓝采和下海向东海龙王讨要响板,并嘱咐他仨,不管老龙王承认与否,交与不交响板,你们只管摔硬话,激怒他,然后边打边退,回来准备应敌。待三仙走后,他又告诉铁拐李,一见三人出水,立即用铁拐全力搅动大海,并要韩湘子、何仙姑严阵以待,随时接应返回的三仙,缠住龙王老贼狠狠打。一旁的汉钟离再也耐不住了,抬手扳住吕洞宾肩头,大叫道:“咋着?你是不是嫌我老了?”   “哪能!老哥哟——”吕洞宾“嘻嘻”怪笑着,“您的扇子功用处大着呐!待会儿我一抛葫芦,您就可劲儿地扇。我保证叫您闻到龙肉的香味……”   

部署完毕,五仙各执法宝,静观动静,突然,海面浪花喷溅,眨眼间只见张果老、曹国舅、蓝采和各立浪峰波头,狡猾的东海龙王率领虾兵蟹将在后多是观望,却不急于追赶。铁拐李丝毫不敢耽搁,铁拐一晃五尺粗,百丈长,径插海底,双臂运力,只搅得海啸拍天,鱼仰鳖翻。

吕洞宾更将宝葫芦投入大海,立时一股真火呼啸喷出;汉钟离神扇猛扇,顿时火焰熊熊,海水滚沸……水族兵将难忍煎熬,轰然四散,溃不成军,争攀岛礁,逃命要紧……   已成光杆司令的东海龙王,虽只身挣扎出火海,却已鳞煳须焦,被五仙围在空中,吕洞宾见火候已够,即和铁拐李、汉钟离同收宝贝,熄火平涛,升至空中。铁拐李抡拐砸向龙头。“勿伤其命!”吕洞宾举剑架住铁拐。汉钟离一扇将老龙王扇落一海岛,八仙按云随下……   

这回,东海龙王可输惨了。响板自然又回到它主人手中。八仙的名头也更响亮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