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鬼有个约会

  • A+
所属分类:短篇鬼故事
本来我还准备问爷爷一些问题的,但是奶奶在屋里喊我们吃饭,我只好放弃了。
我和女鬼有个约会

我和女鬼有个约会

吃饭前,我还有一见很重要的事情没做,那就是撒尿,昨天晚上我被吓得不轻,我要趁现在天还有一点儿光亮,把尿解决了!

我来到昨天晚上撒尿的dì方,刚脱掉裤子,我眼睛往下面一看,看daò了一个让我发自内心的恐惧的东西。

一条沾满黄色尿渍的白绸缎,本来一条白绸缎没什么好怕的,但是如果再联想到昨天猪圈上的白影,窗外的黑影那就不正常了。

难道我昨天撒尿到睡觉,那个东西一直在盯着zì己?我现在才zhī道昨天撒尿时听到的怪声是什么,那是水滴落在肉体上的声音。

不zhī道怎么,这个时候我居然没有逃跑,而是捡起了地上的白缎子,揣进兜里。

农村很多忌讳,我不想让爷爷zhī道,怕他骂我!

收起了那个东西之后,我心里平静不少,该来的总会来的!

奶奶把吃饭的桌子摆在了堂屋(客厅)中间,屋里的灯很暗,昏黄的灯光把这间屋子衬托得有些诡异。

农村里有一个风俗,那就是长辈要坐在上方,就是屋的里面,晚辈坐在屋下方,就是靠门这边。

我背对着门坐着,一股股冷风从门外吹进来,我顿时觉得凉到了后脑勺。

本来我就挺害怕的,没想到爷爷居然交个我一个更加恐怖的任务。

"王宇,你去把门关上!"

"啊?什么?关门?"我转头看了看黑黢黢的天空,和冰冷的大门,吞了一口口水。

爷爷家的门还是那种老式的门,大开大合的那种。

我蹑手蹑脚走到门口,眼睛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外面,外面黑黢黢额,什么也看不见,除了在夜色中依然散发着点点白光的猪圈。

门是两扇的,我伸手去推其中一扇,一阵比刚才大很多的风从我脸上吹了进来。

我打了一个冷颤,关上这一扇之后,我去关另外一扇。

我伸手去推,咦怎么推不动,我加大力度,但是还是推不动。

那种gǎn觉很奇怪,就像是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卡在了门缝之中,又或者是一只手按住了门,不让我关上门。

我生出了退意,就在这时,又是一阵风吹了进来,风很大,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风中还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很熟悉,我仔细闻了闻,对了那是坟墓的味道。

我急忙睁开眼睛,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不管我怎么努力,眼睛就像是用502粘住了一样,根本睁不开。

"爷爷。爷爷,我眼睛睁不开了。"我大喊。

我全身发冷,一股从灵魂深处发出来的寒意席卷全身,全身被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萦绕。

"王宇,你快点儿回来坐着,他奶奶,你跟我出去一下!"爷爷放下碗筷,推门出去了。

我往后面一退,一屁股做到地上摔得生疼。

我想爬起来,但是发现zì己身体也动不了了!

看不见,动不了,从未有过的恐怖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似乎已jīng看daò了刚才挡住门的那个人蹲在我面前看着我。

我想逃,但是我动不了,这时,我睡的那个房间里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移动的很慢,几秒钟才移动一步。

我屏住了呼吸,脚步声越来越近。

咚咚咚

我听见那声音出了房门,正在向我走来,我没有大叫,在极度恐惧下,我叫不出来。

近了近了一步两步

最终脚步声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

我能gǎn觉到他的呼吸。

一滴yè体滴在我的额头上,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扑鼻而来。腐肉的味道,我在山上的新坟边上闻过。

哒哒哒连续不断的yè体滴下来,我的整张脸上都是这种腥臭的yè体。

yè体沿着脸部流进了我的嘴巴里,不动不了,但是肚子里的东西还是zì己吐出来了。

我zhī道这还没有结束,果然,接下来,一只冰冷的手放在了我的脸上,那只手上是粘的,他在我的脸上揉搓,同时手里的yè体似乎被挤了出来,全都落在了我的脸上。

就在我以为我要死亡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很吵闹的声音。

"王宇,回来没?"我听到爷爷的声音,还夹杂着锣鼓的声音。

我以为是在问我,想要回答,但是无能为力。

"回来了!"不是我回答的,而是其他人回答。不止一个人,而是很多人。

"王宇,回来没?"

"回来了!"

这样反复好几次之后,我脸上的手渐渐退去了,奇怪的yè体也没有再往下滴。

眼前的东西慢慢离开了,从大门出去的,这次的脚步声比来的时候要快,只用了十几秒就没了声音!

声音没了,我立马昏睡了过去,我这一睡就是四天,睡得很死,在真正体会过死亡之后,对死已jīng不再那么恐惧了。

四天之后,我醒来了。

我来到屋后那座坟边上1,找了块石头坐下,虽然有些害怕,但是我还是克服了。

与其天天在恐惧之中等待死亡,还不如主动点儿。

"我zhī道是你。"我对着坟墓说道。

要是有人看daò一定会以为我是疯子,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跟她一定有关!

"我不zhī道怎么惹了你,但是!"我加重了语气,"我记得我没有招惹过你,若是你一味地纠缠,我也不会对你客气的。"

我不zhī道我是怎么有那勇气说出那句话的。

说完之后,我站在坟边等了起来,两分钟之后,这里依然没有动静!

没人?我拿起石头上一个矿泉水瓶子,里面装满了血水。

我醒了之后,到悬崖边上,用手机搜索了一些捉鬼的知识,其中一条结果就是用公鸡血兑上童子尿,便可以制鬼!!!

我拧开瓶盖,倒出了四分之一在坟上。

我也不zhī道有没有效果。

倒在上面之后,过了好几十秒,都还不见任何效果,我渐渐失望了,没有效果就逃跑,因为我的行为肯定惹怒了那些东西。

就在我准备逃跑时,坟上有了反应,在我倒yè体的上面,冒出了一缕缕青烟。

整座坟剧liè抖动了起来,坟上的泥土被抖落了下来,渐渐露出一口小棺材!

棺材很小,刚好能容下一颗人头!

棺材是朱红色的,静静躺在地上,露出妖艳的光。

见到棺材,我居然没有逃跑。

人们害怕的往往是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当真正的东西摆在zì己面前时,反而觉得平静一些!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害我了吧?"

这里还是没有动静,除了我的呼吸声。

"你可以选择不说。但是前提是你能承受住这个。"我拿起矿泉水瓶子就准备往上倒。

她终于忍不住了,周围扬起幽幽的声音。

"这个世jiè上没有好人,所以你们都要死!"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已jīng做好心理准备,但是还是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说心里不怕,那是开玩笑,我没逃跑就是最好的表现了。

这声音就像是从九幽地狱传上来的,冰冷刺骨,不带一点感情,我甚至觉得心里蒙上了一层冰霜!

"你又怎么zhī道这世jiè上没好人?为什么你认定我就不是好人?"

那声音顿了顿,继续说道:"因为我从来没遇见过。"

"为什么?"

又是一阵沉默,几秒钟之后,她才开口:"我十二岁被卖给一个残废人当童养媳,千辛万苦,两年之后,我逃了出来,但是我父母嫌我脏,他们把我赶了出来。"

她的声音很冰冷,虽然极力装作平静,但是我听出来了,她声音里除了伤还有恨。

"之后,我被土匪掳了去,他们他们把我当成取乐的工具,玩儿累了,把我扔到山脚,被经过的一个财主救了,财主纳我做妾,我以为我脱离了苦海,但是没想到,我却堕入了一个更大的魔窟。男人把我当工具,女人拿我出气,终于,我被他们折磨死了我才十八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