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婚女尸卖到二三十万

  • A+
所属分类:真实鬼故事
  今天给大家说说阴婚女尸卖到二三十万的故事,这个故事十分的让人气愤,下面给大家说说这个故事。
阴婚女尸卖到二三十万

阴婚女尸卖到二三十万

已忘记什么时候发生的故事了。一家大型医院,里面有个太平间。当时看守停尸房是一位乡下人和一位白发须白老者。

而有位不务正业,天天流连歌厅、舞厅三十多岁蒋大彪,他父母对他这种混吃等死生活方式非常不满,找当时那家医院院长,给了些钱,把他儿子安排进去。

院长说:正好,停尸房工作我们打算换个员工。当时蒋大彪父母哪管什么工作,他只要老老实实就好。院长和蒋大彪父母便将这份工作定了下来。

三日后,蒋大彪被父母绑来这家医院。蒋大彪也告别那群狐朋狗友,开启崭新的生活。

却说蒋大彪性格从小就大大咧咧,对那些鬼什么迷信之事更不曾相信过。那位须发皆白老人叫李林生,过了今年,就七十高龄了,喜欢醺酒,这也是他工作完唯一快乐之事。而那蒋大彪本对酒色痴迷,他和老头在一起,一到晚上,便从饭店订几个菜,两人直喝的伶仃大醉。

后来,这份工作做久了,蒋大彪颇感无趣。有一天深夜,他去停尸房巡检。一楼、二楼都没事。到昏暗的三楼,因为这是底层,比上面两层阴暗潮湿多了。一阵阴风吹过,蒋大彪紧了紧衣领,继续往前走,快走到楼道尽头时,却听到右手边停尸房想起一阵《鬼新娘》铃声。

这蒋大彪先是吓一跳,在原地没有动弹,全身上下起了一层细密鸡皮疙瘩。虽然他平日性格大大咧咧,可在深夜,又在都是死尸环境下,再大胆的人也有吓一跳时。

不过他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世上没有鬼,没有鬼。蒋大彪在心中默念了几句。情绪恢复过来,等心情平静下来,他却对那铃声产生了好奇之心,大半夜,没有活人的停尸房怎会有声音。

蒋大彪从腰间拿出一串钥匙,找到那停尸房钥匙,打开,“吱呀”停尸房铁门发出沉重声响。他一进门,铃声接着停止了,他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周围,发现没有异常情况,边回头关上门,刚要锁门。却在这时,里面又响起了《鬼新娘》铃声。他快速推开,朝着那铃声来源,竟是一停放尸体的冰柜,他拉开那冰柜,看向里面。

两个小时,他回到看守屋子。正睡在床上的李老头翻了身,问道:下面没事吧!

哦,没事。蒋大彪看起来很累的样子,无精打采回答了一句。

蒋大彪每周有一天假,离开岗位,便与他那群狐朋狗友聚在一起。他那些狐朋狗友对他在停尸房工作十分好奇,让他说来听。蒋大彪喝了口酒,说道:这停尸房工作实在太有趣了,之前没感觉,可后来……

蒋大彪在停尸房工作已有小半年了,工资也从五千涨到了七千。才开始,那蒋大彪和李老头是轮班守夜的,后来,蒋大彪对李老头说道:李大爷,你也上年纪了,以后晚上我来巡夜值班,白天你值班。这样你也可好好休息。那李老头听后,很是高兴,马上答应了。因晚上不用巡夜,那李老头便喝个大嘴,躺床上呼呼大睡。

等过了一年,本来安静的停尸房终于还是出事了。

那是一位家属要接自己女儿尸体火化,谁想那女子尸体竟从停尸房消失无踪了。当初以为是放错冰柜,可寻遍了上下三层也不曾找到,那女子家人闹到院长那去。

院长也十分好奇,便让蒋大彪和李老头调出停尸房监控看,却从停尸房监控看到诡异一幕:到凌晨时,那监控摄像头竟“啪”一声关掉了。院长看着一片雪花的屏幕,等了一会儿,又亮了起来,却是已经到凌晨三点。

蒋大彪,李老汉,这是怎么回事?院长问道。

不知道啊,每夜我们都轮班巡检,不曾发觉监控摄像头有何异状。停尸房也挺正常的。蒋大彪说道。

这女尸失踪变成了一悬案。后来又连续发生了十几起女尸失踪神秘事件。这件事把当地警方也引来了。但是除了那监控,没有别的线索。警方曾把蒋大彪和李老头传去问话,可也没得到有用信息。

难道这件事是鬼怪作祟,有人说道。别瞎说,这世界哪有鬼。

有一天,医护人员送来一具女尸。旁边中年男子哭道说:本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因和男友分手,吞服安眠药自杀了。

这天凌晨,停尸房一如前阴冷昏暗。蒋大彪从看守屋走到隔壁的地下室监控控制室,走进去。然后又走了出来。

他来到医院护栏,那井水盖突然掀开,从里面爬出三个黑影,与蒋大彪一起朝停尸房走去了。打开那白天送来的吞服安眠药自杀女子。

四人看着那张红润面孔,露出诡异笑容。

这具尸体好,能卖个五六万,翻倍不成问题。其中一黑影说道。

来,把她抱出来。四人扛着一袋子来到刚才的井水盖旁边。

还是与以前一样,卖出的钱分我四成。那我先回去了。蒋大彪说道。

等等,彪哥,有一大客户想要做长期买卖,每具尸体他答应给这个数。说话那人伸出三根手指。

三万,一般也就一两万,他竟如此财大气粗。蒋大彪惊讶说道。

他今晚说要见见你。那人看着他说道。

行,你们等等我。我和李老头告个假。蒋大彪说完这回看守屋。叫醒李老头,说:李大爷,我外面一哥们出事了,我得出去看看的,早晨就能赶回来。李老头摆了摆手,意思你去吧。

一花园下水道井盖口突然打开,从里面鱼跃而出四人和一具尸体。

走,先到那地方我们发泄一下,这货物质量可是女神级别。蒋大彪说道。

几人满面笑容扛着尸体来到一大树下,将那尸体拖出来。咦,怎么还有体温?一人问道。什么?蒋大彪过来摸了摸,果然还有淡淡体温。没事,也许是昨天死的晚,我又把冰柜温度调低了,好供咱发泄。蒋大彪说道。

大家一听,这才放下心来。四人顿时开始对那女尸上下起手。给她褪去外衣。

你们这样对待我的货,我可不付给你们三万哦!这时从四人身后闪出一人来。将正色欲熏心的四人吓了个半死。

那三人一看,对蒋大彪说道:这就是刘老板,我跟你说的那位长期合作伙伴。四人与那刘老板商量了一会儿,定了下来。

那这具尸体?蒋大彪问道。

这具尸体你们可做不成交易了。那刘老板说道。怎么,我们没做什么事,如何做不成?那蒋大彪说道。

因为啊,我不是尸体,这时地上那具女尸竟说起话,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穿好衣服看着蒋大彪四人。

蒋大彪意识到不好,起身便要跑。谁知那刘老板一个上踢,将蒋大彪踢倒在地,然后一下坐在他身上。你被捕了,刘老板从腰间掏出手铐。

而那逃跑的三人,也被六名警察押了回来。

警局审讯室,说吧,几位盗尸贼,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四人看着说话的女子,面露怒色,原来那吞服安眠药的女子是前几日被偷的女尸妹妹化妆假扮的,而那位刘老板却是警察局局长扮演的。

后经过审讯,蒋大彪道出了作案的始末。

原来那夜蒋大彪听到《鬼新娘》,进入停尸房,拉开冰柜,是当日一位上吊自杀的少妇,她口袋中的手机发出的。蒋大彪本要走,却发觉少妇尸体并不是很硬,虽然冰凉。且那位少妇姿色很好,有好多天不近女色的蒋大彪便色上心头。他先回去关了监控摄像头。

回到冰冷停尸房,和那少妇尸体发生了关系。他和几位狐朋狗友相聚后,说出这件事之后。过了段时间,那三位朋友找到他说,有一幢赚钱买卖。

现在很多地方有配阴婚习俗,我们可偷出停尸房女尸卖给配阴婚的主,一个至少能卖一两万。蒋大彪听说这事,觉得可行,便开始了肮脏的交易。

由蒋大彪负责女停尸房女尸,关监控等事,四人再一起盗出尸体,供四人玩乐后,再联系买主。四人共犯下十几起案件,分了将近二三十万。

后四人被关进了监狱,等着判刑。但四人没等到判刑的时候。却在一天夜里四人诡异暴毙在监狱内,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全身上下被冻成了冰棍,身体表面覆上一层薄薄的冰霜,鼻尖流出的血已凝固。非常诡异,这时艳阳七月,天气正是燥热季节,牢房内如同火炉般,但四人却在这般高温下被冻死了。这事谁也没查出个二或三来。最后警察局长刘队说了句:可能这就是冥冥之中的报应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