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螺

  • A+
所属分类:民间鬼故事
  仰天螺,在成都小酒馆发生的两期异灵,一起是破天螺旋另外一起是csol破天螺旋的鬼故事,现在已经被编写成小说。
仰天螺

仰天螺

唐代宗在位的最后一个年头,白沟河南岸石羊镇的一家小酒馆里。泼皮陈二为抵酒债,叙述了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故事。受恶劣天气影响,酒馆里光线昏暗,酒客稀稀落落的坐着,眼光朝一处聚,围成半圆,他们坐姿各异,神情桀骜,领头的是两个自北地而来的皮货商。

鉴于陈二的叙述夹杂了诸多细节上的矫饰,以及其含混不清的突厥口音使得事实难于被准确传达,笔者将对整段叙述去枝斩叶,以求脉络明晰。

“三十五年前,白眉可汗被枭首。八日内,各残余军部皆发生内叛,一大半在鹈鹕泉被回纥部落歼灭,我跟随执失颉力部行军至白沟河,遭遇唐军伏击,部队被打散,我亡窜至石羊镇西南二十余里的地方,紧要关头,被一户酿酒师搭救,他将我隐匿在空酒缸内,直到唐军离开。酿酒师复姓左丘,名字不知,携妻儿居住在这个地方许多年,因为近水,屋子前后都长满芦花,高丈余,远处看,察觉不到这边有间屋子。执失颉力脱逃后整顿了残部二十七人,在白石山啸聚为匪,我往投之。下山劫掠时,我曾多次引军部至左丘先生住所置酒,所酬都十分丰厚。正当我欠他的情即将还清时,事情出了意料之外的变化。那场悲剧由傍晚时分的一场胜利酒会引起,先是执失颉力麾下两个卑劣的骑兵酒醉失行,对左丘的妻子进行了言语上的调笑,紧接着变本加厉。

执失颉利只是坐在火堆前看着,火光照亮他半个面庞。我感觉必须要做点什么了,于是上前阻止,他们暂时把矛头指向了我,笑话我是突厥与汉人的种,只会逃跑的懦夫,不是真正的突厥勇士。我丢掉了三根手指,脑袋上挨了一棍。醒来后目之所及已成一片废墟,房屋之所在只有几根发黑的木头,芦花化作飞烬在天空起舞。左丘夫妇的尸体在相距一丈的地方露天横陈,喉咙都被割出一道口子。我在屋北找到二十八口酒缸,这些酒缸宿命一般嵌入大地,缸沿距地面不过半尺。执失颉力以及他的部下占了二十七口,他们躺在酒里一动不动,瞳孔放大,面露迷狂。酒香扑鼻,如非前车之鉴近在眼前,我很难忍住不跳进去一醉方休。”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