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异杂谈之养尸人为祸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鬼异杂谈之养尸人为祸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知道养尸人都会在养尸地,种植自己所需要的邪恶物种,下面就一起来看一下吧。
鬼异杂谈之养尸人为祸的故事

鬼异杂谈之养尸人为祸的故事

吉普车停在寨子口,一排守卫的本地武装就用枪顶了过来。阮南虽然年轻,说了两句话,枪才收了回去。小贱从地上面跑过来,跳到了我的肩膀上面,伸着嘴巴开始舔着我。
  我摸着它脑袋:“你怎么在这里?”
  小贱可劲地叫着,汪汪地叫着,看着我怀里面的白月明,伸脚要过去试探小怪物是什么,忽然白月明张开嘴巴就要咬来,吓得小贱急忙收回去。
  从我肩膀上面落下去,我推开车门,把祁七七抱下去。
  阮南道:“这是这里了。在这里等左善一起。”
  我回头看了一眼阮南:“我不会放过他的。你看看有没有盘尼西林……”
  我说话的时候,见看到了谢灵玉还有跟着她的玉尸,坐在一间木屋里面,在她们身旁还站着一个断臂的中年男子。男子穿着军绿的军装,看不出是哪个国家的。
  谢灵玉喊道:“这里。”玉尸看了我怀里高烧的祁七七,有些生气。
  我问道:“你们怎么来这里了?你是谁?”
  断臂男子笑道:“我是戴豪。是我请谢姑娘来的。来人,带下去治伤。”
  从一旁走出了两个女兵,接过了祁七七,谢灵玉道:“戴先生不会害她的。”
  我这才把谢灵玉交给了两个剽悍的女兵。
  戴豪笑道:“我请谢姑娘来,是想请她帮忙的。”
  我怒道:“有这样请人帮忙的,一句话都不说。”戴豪没有生气:“我说请就是请。我说别的你又能怎么样的?”
  谢灵玉让我看着武装寨子深处,有没有看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我走到了门口,远远地看了过去,异常凶猛的戾气传来。
  “是养尸地。”我惊道。
  在风水阴气足的地方,把尸体埋进去之后,尸体不会腐烂,反而随着时间,成为僵尸。不管是郭璞,还是杨筠松的树上,都把养尸地定义为最为恐怖最忌讳的葬地,所以这样的地方都是不能葬在里面。
  其中地形:诸如“死牛肚穴”、“狗脑壳穴”、“木硬枪头”、“破面文曲”、“土不成土”等山形脉相,均是形成主养尸的凶恶之地。
  戴豪伸出手指赞道:“萧先生果然不简单。仅凭一个罗盘就找来了。昨晚礼物,罗盘是我送个先生的礼物。关于黄金罗盘也是有故事的。”
  我将罗盘取出来丢在桌上:“你以为一个罗盘就能收买我吗?”
  戴豪笑道:“萧先生生气是应该。是有原因的,萧先生何不坐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讲一讲。”
  谢灵玉也说道:“萧棋,你别生气。当时我们和你失去联系,我也是很担心的。”
  我看着谢灵玉的面子,才坐下来。
  戴豪道:“者阴山那边有一只玉尸出没我是知道的。我让人去找的时候,发现玉尸已经跟着萧先生了。幸亏萧先生来到了泰国。萧先生被警察追踪和降头师追杀,我只有先把谢姑娘带回来,好照顾她们,避免她们跟着承担风险。”
  期间有人来送了一会饮料,居然是一杯很解乏的咖啡。
  戴豪接着说道:“我把玉尸请来的缘由,是对付一只马上就要出土的地养尸。”
  我深吸了一口气:“玉尸和地养尸可以对付铜甲尸。但是玉尸能不能对付地养尸体,我就不知道。何必等他出土,此刻过去就把地养尸给杀了不是更好吗?”
  戴豪道:“不能杀,只能活捉。因为是我的祖先戴忠。”
  我看着戴豪,有些不安地看着他:“远征军有戴安澜将军。你说的戴忠和这个戴安澜是什么关系?难道也是远征军吗?”
  戴豪微笑地看过来:“没想到先生对于那个历史也是熟悉。不错,我父亲是戴安澜将军的爱将。当时十万远征军归国的时候,进入野人山。我父亲死后,被手下埋在这里了。”
  戴安澜是黄埔军校第三期步兵科学员,年少得志。抗日战争之中打了很多硬仗,当时报章盛赞“戴安澜师长颇具北宋大将军狄青的风度”,后带兵远征缅甸,开辟抗日的另外战争。为了给英美军队撤退营造条件,深受重伤,过野人山时候,因为恶劣的自然环境,和药品断缺等,不幸壮烈殉国……
  毛主席题赠了挽词“外侮需人御,将军赋采薇。师称机械化,勇夺虎罴威。浴血东瓜守,驱倭棠吉归。沙场竟殒命,壮志也无违”。周恩来题写了挽词:“黄埔之英,民族之雄。”
  我站起身朝戴豪鞠躬敬礼:“谢谢你。”戴豪也站起来回了我一个鞠躬。
  “既然这样,我们去看看养尸地吧。”我开口说道。戴豪说道:“不急不急,还有人回来的。”
  戴豪有事起身出去忙了,我才有机会和谢灵玉单独相处。坐在门口的玉尸也跟了过来。
  谢灵玉道:“何青菱不在这里。它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我附耳说道:“我听一个安倍唇说过,好像何青菱是一只从古墓里面跑出来的小猫。你知道吗?”
  谢灵玉表示从来没有听过。谢灵玉问我这两天发生什么事情,我把麻若星和白敬仁完蛋的事情跟她一说。
  谢灵玉也是不相信,原来麻若星竟然是个贪图钱财的人。
  我放心不下祁七七,和谢灵玉交流完后,就去看祁七七。打过一阵青霉素,伤口重新包扎之后。祁七七的烧已经退下去,基本上不会变成了大傻瓜。
  又让女兵弄了一些鲜血,喂给了白月明。在简单的卫生室里面,看到了瘦成干猴一样的吴铁晴,不到四五天的时间,吴铁晴就完全失去了水分,脸上颧骨吐出,身上冒出怪味不断传来。
  眼珠子已经没有了精力,躺在床上不断地呻吟着。不过一会全身开始抽搐。把一个胖子变成一个瘦子,这比世界上的任何一种减肥药还要厉害……
  我有些不忍地走上前:“吴铁晴,你怎么了?”吴铁晴已经没有多少意识,看着我,眼光里面露出哀求的意识,好像在说:“救我,救我。”
  我把双手放在的腹部,感知他体内的变化,发现腹部已经完全变黑。吴铁晴是中了药降,被泰国商人下的药降,估计时间逼近,他的死期要到了。
  我从外面找来一个盆,把双手按在吴铁晴的腹部,一用力,吴铁晴发出凄惨的叫声,钻心痛楚,嘴里满是白色唾沫。吴铁晴嘴里面似乎有无数的东西开始爬动,他张开嘴巴,哇哇地吐了起来。盆里面很快就满满一盘黑色的头发,而且绵延不断地从里面流出来。
  样子恐怖。
  最不可思议的是没有断的痕迹,吴铁晴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头发。我也没有看过,除了日本鬼片里面头发越长越多的镇子。
  吐完了一地的长发,吴铁晴越来越瘦了,不过精神似乎也好了一些,叫嚷肚子有些饿了。
  我也不确定有没有解开他的降头……
  …………………………
  白月明身上传来阵阵臭熏熏的气味,我自己身上的气味也不好闻,找了一个水桶,看着寨子里面后面有一个水车装扮,从上面流下了水液。
  洗澡的时候正好遇到了阮南,他眼中恶狠狠地看着我:“你想好怎么对付左善了吗?”
  我把水淋湿了自己的头发:“我杀左善就给捏死一只蚂蚁一样,你放心就是了。”
  阮南洗完后,提着桶就走了。
  我喊住了他:“你在者阴山打电话的那个人是戴豪吗?”阮南将桶放下来:“我和戴将军早就有联系了。”
  阮南比阮三甲还不安分。玉尸的消息一定是阮南传回来的。
  我本来想借一借阮南的卫星电话给家里打个电话,但还是没有开口,暗中总有几个人似乎偷偷地监视着我。
  我刚洗到一般就看到小贱跑了过来,一段时间不见,小贱似乎瘦了不少,估计是因为何青菱。
  打了一桶水,用毛巾浸湿,把白月明身上的臭味给洗干净,刚洗着,小东西忽然放了很臭的屁,惹得小贱不安分地叫着。
  白月明放完屁之后,咯吱咯吱地笑着。已经可以自己爬动了,成长的速度十分惊人。
  我把上衣脱掉,连日的奔跑和原始森林的穿行,加上神经紧绷,身上没有赘肉都消失不见,皮肤也开始变黑。我用水淋在脑袋上面,回头看见了玉尸站在一旁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连忙叫道:“别看了,这样偷看人家洗澡是不对的。怎么能这样的啊!”
  玉尸完全没听懂我的话,反而看得更加肆无忌惮。我赶紧冲完落荒而逃,身后传来了玉尸咯吱咯吱的笑声。
  第一次被女尸偷看了洗澡,传出去真是个笑话。
  小贱汪汪地跟了上来。戴豪让人给我送来一些军绿的衬衣和皮带裤子一类,换上之后还是挺合身的。安排的床铺上面也是干净的被单,我把东西贴身放好,将枪放在了枕头边。又把白月明放在枕头。
  小贱重新守在了脚边。我沉沉睡了过去,疲惫的身体让睡意袭来。
  梦里面我又梦到了纪千千。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