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聊斋画皮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鬼故事
  今天给大家说一个民间的鬼故事老版聊斋画皮的故事,这个作者是清朝时候的人,他写的这个书十分的有名,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吧。
老版聊斋画皮的故事

老版聊斋画皮的故事

太原。

深秋。

陈员外府,晨。

霜落,虽只是深秋,可这早晨,已有了冬的凉意,再加上蒙蒙的晨雨,更令王秋觉得,这京城湿冷湿冷的,冷得人心里也阴阴郁郁的。

他悠长地叹口气,今年若再考不中,不知更要遭那陈员外多少白眼。

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自立门户,仰仗着妻子生息,终是他心头最重的一块石。

他加快了脚步,考试的日期临近了,他得早早的赶到郊外的书斋,静心读书去,途径书市,还要给妻子顺便买上那家新开的铺子的画纸,妻子陈思棋喜欢作画,对纸的要求很高,最近尤其喜欢上了书市新开的16号画铺的纸。

那纸确实好,颜色通透,手感光滑,摸起来竟然让人心神荡漾。

画铺的老板是个纤弱苍白的男子,衣铺里最瘦小的衣服套到他身上,都会显得空荡荡的,王秋每次见到他,都好奇心十足地想看看他衣服里套得是不是仅是一堆骨头。

画铺老板的手,亦很纤细,仿若绣花女子的手。

王秋进去的时候,正见一个粉衣的小姐带着丫鬟从画铺里走出,小姐垂着头,他看不清她的样子,但那粉红,让他心头隐隐感觉到了一丝温暖,陈思棋就从不穿粉红,偏偏他最爱那粉粉的暧昧颜色。

他望着那一主一仆的背影,隐隐听那丫鬟说道:“小姐,以后莫这么早出来,听说最近京城很乱,很多家的女子都莫名失踪了呢!”

那小姐幽幽道:“白日里不让人家抛头露面,夜晚更是不得出门,若是早晨再不得出来,那王府和监牢又有什么区别?” 两人渐渐远去,王秋这才回过头,见到画铺老板正在收起一副奇怪的图画。

那图画画得是一副被剥了皮的人体,五脏六腑在画里一览无遗,王秋打了个寒战。

画铺老板若无其事地望了他一眼,淡然地说:“亲王府的小姐让裱的画,她总是喜欢画这些奇怪的东西。”

王秋“哦”了一声,他实在不知道除了“哦”他还能说出什么,匆匆买了纸,赶往书斋。

2.

书斋在京城东郊一个偏僻的小树林中,王秋没有结识陈思棋前,就住在那里。一连三年未中,王秋弹尽良粮,更无颜回乡,只好卖字为生—— 王秋写得一手好字。

京城陈员外长女陈思棋喜欢做画,偏偏字写得不好,于是每每作画,总是请王秋过去题字,王秋自然抓住这个大好机会,招数用尽,令陈思棋神魂颠倒,对陈员外以死相逼,才能令王秋入赘。

成婚后,他那简陋的住处,简单修整装饰了一番,做为读书专用的书斋,倒也别有韵味。

出了城,天才大亮,太阳却不知躲在哪片云里,不肯出来。

城边路沿,躺着一个女子,衣衫褴褛。

王秋心里某条敏感的神经被触动了:几年前,自己也曾如难民般,躺在路边。

他上前,问:“姑娘……姑娘……”

女子微微睁开眼睛,如受伤的小兔。

王秋心里又动了一下。

“姑娘为何在此?”王秋问。

“公子既然是路过,就自顾路过好了,公子不问不顾地离去,和我回答公子问题之后公子再离去,于我而言,没有什么区别,既然如此,我回不回公子的话,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那女子莫名倔强,不识好歹。

王秋笑了,当年他自己饿昏在路边时,亦是不屑路人怜悯询问,想不到区区一个女子,竟然有和自己一样的骨气。

人喜欢和自己类似的人。

所以,王秋喜欢她这么说。

“我既然问了你,定然是心里有了打算。”王秋笑,很真诚,连他自己也觉得,他很久没有这么真诚地笑过了,“我那书斋正好缺个磨墨的丫头,不知姑娘可否愿意帮这个帮?”

那女子沉默片刻,又看了王秋一眼,说:“那就多谢公子了。”

3.

那女子自称孤儿,无姓,大家只是因了她乖巧,叫她“宝宝”。

宝宝梳洗后,虽然素布粗衣,却也有几分姿色,尤其墨磨得好,均匀细致,更令王秋妙笔生花。

宝宝细心聪敏,端茶倒水,铺纸研磨,把王秋的书斋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

更为重要的是,宝宝是个令王秋舒服的女子,仿若冬天里的一碗玉米粥,清淡却不失香甜,安静却不乏味,知冷知暖的,令王秋深深依恋。 和宝宝在一起,总能令他暂时忘记来自外围的压力,陈员外的白眼,陈知棋的殷切期望林林总总,总能让他忘记得一干二净,专心读书。

宝宝于他,是个毫无压力的人。

他在宝宝面前,找到了做男人的感觉。

他对宝宝说:“等我考取了功名,定把你名正言顺地迎娶回家,你要等我。”

宝宝笑,依进他怀里,手指挠着他的胸膛,衣角触倒了墨盒,墨洒了一身。

斑斑点点。

王秋说,那是幸福的痕迹。

4.

京城里关于失踪女子的传言越加骇人听闻了,巷尾传言,官府已经找到了那些女子的尸身,个个都被剥了皮,血淋淋的。

宝宝说:“相公,我怕……”

王秋抚着他的头发,说:“我日日陪着你,你便不怕了。”

王秋回到陈员外府,陈知棋正在作画,仕女图,在那光洁的画纸上,愈加栩栩如生。

“夫人的画艺越见精湛了。”王秋从后面拥住陈知棋,陈知棋笑,矜持而温柔。

“不过是帮一些闺中密友画些画像罢了,对了相公书读得如何了?”

“哦……”王秋沉默了一下,说:“我正想和夫人商量此事,从陈府到书斋,往来奔波,太浪费时间,大考临近,我想考前就住在书斋,专心读书。”

陈知棋并不抬头,继续描着那画中人的眼睛,“相公真是用功。”

“是,”王秋说道,“这几年的努力,都是为了夫人,为了夫人能在娘家人面前扬眉吐气,为了不辜负夫人的情真意切!”

“相公对我真是好。”陈知棋笑,端详着画中人。

“我对夫人的这点好算什么?还及不上夫人对我的千分之一。”

陈知棋抬眼,看了看王秋,“你知道就好……”

“那住到书斋读书的事……”王秋试探。

“就住到那里专心读书吧,我会不时去看你。”陈知棋又垂下眼帘。

王秋起身,说:“好,那我去简单收拾一下衣物吧。”

听着王秋远去的脚步声,陈知棋终于忍不住,一滴泪落在那仕女图的脸上,湿了五官,墨迹湮湮,那画中的脸,立刻变得狰狞起来。

5、

王秋走后,从侧方闪出一个家仆的人影,走到陈知棋面前,躬着身子,小心说道:“小姐,姑爷的书斋里,确实住了一个女子。”

“姿色如何?”陈知棋悄悄擦干泪痕,问道。

“姿色……不及小姐的十分之一……”家仆小心地说道。

“无须溜须拍马,实话实说!”陈知棋厉声。

“小姐……”家仆跪下,说道:“奴才打听过了,那女子来历不明,姿色平庸,更是胸无点墨,无德无才,从家世、美貌、才德各方面来说,小姐都胜她百倍啊!”

陈知棋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这正是她所气恼的,这样一个女子,凭什么把她的相公迷得颠三倒四,竟然干脆要住到书斋与她厮守去!

莫非……

一个念头闪过陈知棋的大脑,难道……

“快快把姑爷叫过来!”陈知棋大叫,脸色苍白,嘴唇发抖。

家仆应声而去。

6.

家仆追赶上王秋的时候,王秋正在16号画铺第二次偶遇亲王家的粉衣千金。

粉衣千金,脸亦粉嫩粉嫩的。

上次偶遇,王秋已在背后打听,原来这亲王家的粉衣千金,闺名“如画”,自小心地纯良,仁心仁德,嗜好医术,那些送裱的画,正是如画最近研究的人体格局图。

“清楚了构造,那么人的身体生病了,就好像房屋坏了一样,那里坏了修那里就行了!”如画天真地笑着,阳光顿时洒满了整个画铺。

“小姐真是真知灼见,当朝第一神医啊!”王秋作揖,如画笑得更灿烂了。

“刚才见识了公子的小楷字,工整而不失灵气,以后还有劳公子常给小女的图上标注上各部位的名称,这样就容易清晰分辨了。”

“愿效犬马之劳!”王秋笑着,如画的父亲,是朝中元老,更是本次考试的主考官。

王秋还要再甜言几句,就见家仆赶死一般冲过来,嚷嚷道:“姑爷,小姐有事,让您回去一趟!” 这坏事的家伙!王秋心里骂着,脸上依然保持着风度。

“原来公子已然娶妻……”如画后退一步,眼角流出一丝失望。

“是。”王秋俯首。

“我家小姐,最瞧不起三妻四妾的男人了!”旁边如画的丫鬟插嘴。

“多嘴!”如画小声呵斥了一下丫鬟,继而微笑道:“既然公子有事在身,小女就改日再请教公子了。”

说完悠悠离去。

画铺老板一直鬼魂一般站在那里,面无表情。

7.

王秋又匆匆赶回家,见陈知棋正在狠狠地掌一个丫鬟的嘴,便掌嘴边骂:“让你妖言惑众,让你乱说……”

“发生什么事情了?”王秋问。

陈知棋一见王秋回来,马上扑到她的怀里,委屈地哭了:“相公……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竟然说上次送饭的时候看到相公和一个女子在一起,这丫头,就会妖言惑众乱讲话……”说着,陈知棋又呜呜哭起来。

王秋心里一惊,说道:“怎么可能?!一直都是只有我一个人啊!”

“奴婢确实看见了……”那被打的丫头坚持。

“相公,”陈知棋说,“你若想纳妾,直接跟我说,我虽然不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相公,但也会尊重相公的意思,做个大度的夫人的。”

“别乱说!”王秋抱紧了陈知棋,心里却烦躁不安,暗自叫苦,“我说过,今生今世,只爱夫人一个人!如果送饭的下人真的看到了女子,那一定是……见鬼了!对!见鬼了!”

“鬼?!”陈知棋害怕地说:“我们赶快请个道士吧!”

“好!”王秋咬咬牙。

8.

书斋。

王秋拥着宝宝。

“宝宝……”王秋吻着她的耳朵,低语。

“恩?”

“我夫人知道你了……”

宝宝惊起,惶恐道:“她要赶我走吗?”

“恩。”王秋小声应着,“不过这只是我们的缓兵之计,我现在必须专心读书,准备应考,没有时间和她处理这件事情,所以我说……”

“说什么?”

“我说你是鬼。”王秋说道,“明天会有道士来,我们和他一起演一场戏给她看,那道士假装收服你,会带你离开,到时候我再另外给你安排住处,好不好?”

“我……不是鬼……”宝宝泪落。

“你只需假装一下就好。为了我们以后的日夜厮守,宝宝委屈一下好不好?” 宝宝抬起头,“万一他们不相信不怎么办?”

“他们会相信的!”王秋笑,“最近街头巷尾流传,那些失踪被杀女子的皮,都是被一个厉鬼拿去了,拿去裁剪成人的皮囊,然后它们钻进去,假装成人。我今天从城里买了些纸,这纸倒和人皮有几分相像,”

“这是裁剪好的皮囊的样子,你提前穿上,到时候脱下来便是了”

“是!” 宝宝缠绕着王秋:“我听相公的,我相信相公一切都是为我。”

9.

翌日。

宝宝披了人皮纸做的外衣,面色苍白地从书斋走出。

门外站着很多人,为首的是王秋、陈知棋和一个道士!

道士大叫:“你真的是鬼?”

宝宝看到王秋在人群里对她眨眨眼睛,她心里甜蜜地笑了一下,却有些调皮地表演出厉鬼的样子,说:“我是鬼!我要统统杀死你们~”

昨日她和王秋说好,那道士只是装腔作势一下。

道士口中念念有词,最终后退一步,皱着眉头,大喝:“此厉鬼道行不浅,看来须用三昧真火——” 说罢,几个小道士在书斋周围架满了柴火,浇上了烈酒。

宝宝见道士演戏演得这么卖力,也更教卖力地表演了,这个,比较好玩。

直到烈火熊熊烧起来,宝宝才注意到不对。

她哭叫:“相公,救我…… 道长——救我—— 我不是鬼——我真的不是鬼——”

书斋外,陈知棋拉住王秋的手,说:“相公,你对我真的好。”

王秋亦笑着。

这时道士突然转身,说道:“这厉鬼虽除,但妖孽的根源并未断!”

众人惊慌,纷纷求道长斩草除根。

道长念念有词片刻,说道:“近日女子剥皮失踪,皆是由画而起。”只见道长向空中抛出一个三角黄符,黄符所指方向,正是陈员外府。

道长直入陈知棋书房,知棋书房,挂满仕女图。

那些仕女图样貌,多和失踪女子相似。

众人怒。

道士剑头直指知棋,大骂妖女。

陈知棋申辩:“只是闺中密友,有相像也是正常!”

无奈众人失女心痛,撤住知棋便打,竟活活打死。 10. 冬。

瑞雪。

王秋双喜临门,一喜为:高中榜眼,另一喜为:和亲王家小姐如画喜结良缘。 夜。 客人散尽。 洞房花烛。

“如画……”王秋低吟。

“还叫如画呢,还不改口,傻瓜!”如画娇笑。

“娘子……”

“相公……”

青纱红帐,酣畅毕。

王秋懒懒地躺在床上,如画深情款款地端过一碗燕窝,“相公,如画喂你喝……”

“好……”王秋觉得自己简直上了天堂,功名富贵,声望地位,贤妻美女,“此刻,便是死了,也甘心了!”王秋自语叹道。

“原来相公也这么觉得!”如画甜甜地笑着,放下燕窝,手上不知何时握了一把锋利的刀片。

“娘子,你……”王秋大惊。

如画甜甜地笑着,俯下身来,撒娇道:“相公,你知道人家是喜欢研究医术了,前些日子研究了女子的身体结构,可是,如画还从未研究过男子的身体结构呢,一则那时如画还是姑娘家,有些怕羞,二则也没有合适的人选,现在好了……” 王秋只觉得想动,却如何也动不了,就眼睁睁看着如画,瞪着天真而好奇的大眼睛,拿着刀片……

【尾声】

翌日晨,如画带着丫鬟又去16号画铺。

“老板,把这幅画认真裱一下!”

老板微笑着接过,看了如画一眼。

如画笑着,又扔给老板另外一个袋子,“喏,这次的皮子粗糙了一些,估计用此做出来的纸,卖不了好价钱!”

老板笑笑接过,说:“这张皮确实粗糙,还不如畜生的皮更好用些。”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