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遇到鬼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加班遇到鬼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听过加班猝死的新闻吧,而且不在少数,但你们听过加班遇到鬼的事件吗?下面就给大家讲讲。
加班遇到鬼的故事

加班遇到鬼的故事

紫光大厦的第22层。

已经是晚上近十点了,一间办公室里还亮着微弱的光。

那是电脑发出的,如是不仔细看,还真容易被忽视。

幽暗的光点缀在整座黑漆漆的大厦里,脆弱,微薄,犹如燃在心头的一抹恐惧。 但张翱宇没有想太多,他盯着电脑,奋力苦战着。

他噼噼啪啪地敲着键盘,满眼都是电脑上的文件,满脸都是汗水,满身心的都是强打精神的疲累。

尽管自己跟主管杨山新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但他早已经在心里暗骂他,问候了他身边沾亲带故的女性千百次。

不过,骂归骂,他依然不得不忍耐着,逼着自己把手头的活儿干完。

哎,真是倒霉的日子,同事们早就一个个地走了,只有自己不得不继续卖力,干完杨山新交代的这一个限时的任务。 尽管完成了之后,自己的回报会很多,但谁愿意这么晚了,还想继续独自奋力苦战,身心俱受煎熬的加班呢? 临下班的时候……

“好好干,完成了这一个任务后,给你的奖金绝对会让你非常满意。”主管杨山新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不过,他一整天都是哈气连天,看上去像是一个蔫巴巴的茄子,即便是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也是有气无力的,好像再多说一句,就会断了气似的。

他抽了很多根烟提神,弄得整个部门都是乌烟瘴气的,但他是主管,虽然大家的心里都有怨气,但谁也说不了他什么。 不过,即便抽了很多根烟,他依然精神不佳,始终还都是那种精疲力竭一般的样子。 “老是说这一句话,我都听腻了。”张翱宇毫不客气地说道。

两个人的关系不错,来自同一个城市,在同一所大学上过学,现在又在同一个公司上班,虽然不是同龄人,但他们在私下有着很多的交往,由此也积攒了很深的关系。

如果不是交情很深的人,张翱宇自然不会这么说话。

——试想想,哪个员工敢跟自己的主管这般肆无忌惮地说话呢?

杨山新似乎听惯了他的这种语气,没有在意。

“这一次是真的,如果公司给不出能够让你满意的奖金,我给你。”

“这一句话我也听得耳朵都生茧了。”

杨山新却回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张翱宇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他停下了敲击键盘的动作,面向了杨山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像是被霜打了一下似的,整个人儿都蔫不拉几的了?”

“没什么,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一整天都没有什么精神。”杨山新又打了一个哈欠。

“你的睡眠质量不是一直都很好么?我可从来没在上班的时候见过你这般颓废的样子。”

“有些事情,只有男人懂……”杨山新故意露出狡黠的笑。

不用想也知道,他昨天晚上应该是偷腥了。

他没有女朋友,偷腥自然是找“野餐”。

而他在昨天晚上的收获似乎很丰,不然,他今天也不可能顶着连天的哈气上班。

张翱宇当然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笑了笑,关怀道:“注意身体,吃不消的话,以后就喊上我……”

杨山新很是得瑟,“行,两男一女,我还没尝试过呢。”

然后,杨山新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靠近了张翱宇,小声地说道:“我告诉你,有一些女人,外面看起来清纯可爱,像是一个谁都高攀不起的女神似的,其实,很有可能她很骚……”

“为什么要这么说?你遇到了一个?”

“当然。那个女的长得漂亮,看起来也很清纯,是很多男人都喜欢的类型。”

“哦,不错,怪不得昨天晚上你的身体透支了呢。”

“昨天晚上跟一群朋友聚会后,她主动上了我的车,我还没有把车开到某个宾馆,她便黏上了我,我自然受不了,把车停在有些隐蔽的地方,便跟她玩起了‘车震’。”

“够刺激的吧?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

“当然。之后,我并没有开宾馆,直接把她带回了家,昨天晚上我们奋战了一夜,嘿嘿嘿!”

谈话时两个人坐在一起,也挨得很近,张翱宇看着他时,忽然发觉他的身上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看了他一会儿,张翱宇才知道是少了什么——

“你的那一条金灿灿的项链呢?今天怎么没有戴?”

听了这句问话,杨山新的眼神有些恍惚,像是被狠狠地刺激了一下,精神陡得就上来了。

“应该是被那个女的拽走了吧?哎,伤身体又伤财,真是赔本的买卖……”

那条项链是纯金打造的,价值自然不菲。杨山新当初买的时候,都感到心头肉一疼一疼的呢。

不过,听他那语气,感觉他不怎么在意它的丢失。

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异常反应呢?

尽管他对钱看得并不那么重,但是那条项链,可是他花了让自己心疼的钱买的啊。

而张翱宇也没有在意。

他看着形似一个老人一般的杨山新,暗暗想道,以后跟不认识的女的玩一夜情之类的,得注意一点儿,先把身体保护好,再把钱包看好。

之后,他又忙着敲击键盘了……

杨山新早早地下班走了,而张翱宇不得不加班,一个人在公司里继续奋战。

一想到杨山新很有可能回去继续跟那个活色生香的美女奋战,而自己只能一个人加班跟枯燥乏味的工作奋战,张翱宇在心里又问候了主管所有沾亲带故的女性。

不过,他后来忽然想到,杨山新一直都没有告诉他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 既然是聚会后她主动找上他的,两个人应该早就认识,说不定,自己也有可能认识呢。

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张翱宇也没有多想,——压在他手头的工作容不得他有太多的胡思乱想。

思绪飘到别处去,自己只能更晚下班,他可不能犯傻,害自己进行在这里煎熬。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