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代理人

  • A+
所属分类:恐怖鬼故事
  阴阳代理人所有人结局都没有好下场,有好下场的人一定也活得不长命,这就是轮回,因为有各种贪官。
阴阳代理人

阴阳代理人

很多人认为,所谓的灵媒,所谓的鬼上身都是骗钱的。人们不排斥鬼怪,但是却对江湖上那些号称能够鬼上身的通灵人,嗤之以鼻。当然,其中90%都是骗子。但是有一部分是真的,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我是个招魂师,或者叫做:阴阳代理人。我叫端木森,出生的时候就是个孤儿,从小是在社区关爱中心,也就是孤儿院长大的,十岁之前,我一直孤孤单单。住在孤儿院最阴暗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木板床,没有玩具,几乎没有朋友,更没体会过所谓的亲情。只是,我也有我特殊的地方,我能看见鬼魂。5岁那年我大病了一场,高烧40度一周都没有退,整个人都烧的昏昏沉沉,最后甚至直接昏迷了过去,最后连医生都有些束手无策,所有人都认为我即便烧退了从此以后也会变成白痴。然而,当第八天的晚上,我在黑暗中醒来,睁开眼的一刻,我看见这个世界大不相同,因为,我能看见一些灰色的,如同幽灵一般的生物在孤儿院的花园里飘荡,他们没有任何知觉,就仿佛木偶一般。

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很多人,包括我们的看护和院长,他们都认为我发疯了,认为我在病好之后神经出现了问题。没有人在意我的话,更没有人相信我所说的话。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情,我真的会认为这就是我的幻觉,因为别的人无法看见我看到的世界,而我这一生或许也就这样平淡地过去了,但是偏偏在那个夜里,让我又一次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让我遇见了,不该遇见的事情。那一夜,我在孤儿院里,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衣的鬼差来勾魂。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鬼差,第一次见到所谓的黑白无常。那是一个没有风的晚上。甚至连声音都没有,月色也很暗淡。我习惯晚上爬起来喝杯水,那夜也是一样,我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对于那时候还是10岁的孩子来说,孤儿院的被子着实有些发凉。

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朝饮水器走去,刚刚拿起水杯,却看见玻璃杯上结了一层寒霜,握在手里的时候,直发凉!那一天是盛夏,但是饮水机里所有的水都结了冰。随后,我听见一声诡异低沉,嘶哑的声音:“跟我走,跟我走……”我抬起头,看见一道白影漂浮在面前,但是却没有脚……虽然没有直接吓尿!但是我真是吓的面色铁青,整个脸就像是抽筋了一般。手里的杯子因为我的恐惧而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嗙……”玻璃杯碎了一地。然而,却没有一个孩子醒过来,也没有一个可恶的社工走过来骂我。我抬起头,时至今日,我还深深记得,那张恐怖的,苍白的,如同白色的粉墙一般的脸。长长的舌头,枯萎的头发,高高的白色帽子,以及一双邪恶的眼睛。他看着我,呵出了一口寒气……“你怎么会看的见我?”

白无常开口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沙哑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情。“我我我……”我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舌头都打结了。这一时候,我一转头,看见他的身后有一条长长的锁链,拖着一个我见过几次隔壁房间的小女孩,也是一个孤儿,年纪和我相仿,但是一直体弱多病,身体不好。孤儿院也不愿意出钱医治,所以整天病怏怏的。“算了,一起收了吧。”我听见白无常对我说这句话,差点就跪下了。四周依然一片安静,我看见他伸出手,或者说是干枯的如同爪子一样的右手,抓向了我……只是,当他干枯的右手指甲触碰到我的额头的一瞬间,我看见它的手飞快地缩了回来,接着我看见它那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惧。

“你,不是人……”只是,它的话才说道一半,就被人粗暴的打断了。“白无常,你怎么来一次人间不和我打个招呼呢?”这是我第一次遇见,蒋大叔,一个改变了我一生的男人。“我好歹也是分管这一片的招魂师啊。”他从黑暗中走来,面对白无常却没有一丝恐惧,那一刻我知道,他肯定不是普通人!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那些离奇的,不平凡的,诡异的事情,往往在你还没准备好的时候就降临在了你的身上。对于我来说,就是如此。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