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老聊斋画皮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民间鬼故事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86老聊斋画皮的故事,这个故事十分的古老,但是很恐怖很有意思,下面给大家详细讲讲。
86老聊斋画皮的故事

86老聊斋画皮的故事

太原。

深秋。

陈员外府,晨。

霜落,虽只是深秋,可这早晨,已有了冬的凉意,再加上蒙蒙的晨雨,更令王秋觉得,这京城湿冷湿冷的,冷得人心里也阴阴郁郁的。

他悠长地叹口气,今年若再考不中,不知更要遭那陈员外多少白眼。

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自立门户,仰仗着妻子生息,终是他心头最重的一块石。

他加快了脚步,考试的日期临近了,他得早早的赶到郊外的书斋,静心读书去,途径书市,还要给妻子顺便买上那家新开的铺子的画纸,妻子陈思棋喜欢作画,对纸的要求很高,最近尤其喜欢上了书市新开的16号画铺的纸。

那纸确实好,颜色通透,手感光滑,摸起来竟然让人心神荡漾。

画铺的老板是个纤弱苍白的男子,衣铺里最瘦小的衣服套到他身上,都会显得空荡荡的,王秋每次见到他,都好奇心十足地想看看他衣服里套得是不是仅是一堆骨头。

画铺老板的手,亦很纤细,仿若绣花女子的手。

王秋进去的时候,正见一个粉衣的小姐带着丫鬟从画铺里走出,小姐垂着头,他看不清她的样子,但那粉红,让他心头隐隐感觉到了一丝温暖,陈思棋就从不穿粉红,偏偏他最爱那粉粉的暧昧颜色。

他望着那一主一仆的背影,隐隐听那丫鬟说道:“小姐,以后莫这么早出来,听说最近京城很乱,很多家的女子都莫名失踪了呢!”

那小姐幽幽道:“白日里不让人家抛头露面,夜晚更是不得出门,若是早晨再不得出来,那王府和监牢又有什么区别?”

两人渐渐远去,王秋这才回过头,见到画铺老板正在收起一副奇怪的图画。

那图画画得是一副被剥了皮的人体,五脏六腑在画里一览无遗,王秋打了个寒战。

画铺老板若无其事地望了他一眼,淡然地说:“亲王府的小姐让裱的画,她总是喜欢画这些奇怪的东西。”

王秋“哦”了一声,他实在不知道除了“哦”他还能说出什么,匆匆买了纸,赶往书斋。

书斋在京城东郊一个偏僻的小树林中,王秋没有结识陈思棋前,就住在那里。一连三年未中,王秋弹尽良粮,更无颜回乡,只好卖字为生—— 王秋写得一手好字。

京城陈员外长女陈思棋喜欢做画,偏偏字写得不好,于是每每作画,总是请王秋过去题字,王秋自然抓住这个大好机会,招数用尽,令陈思棋神魂颠倒,对陈员外以死相逼,才能令王秋入赘。

成婚后,他那简陋的住处,简单修整装饰了一番,做为读书专用的书斋,倒也别有韵味。

出了城,天才大亮,太阳却不知躲在哪片云里,不肯出来。

城边路沿,躺着一个女子,衣衫褴褛。

王秋心里某条敏感的神经被触动了:几年前,自己也曾如难民般,躺在路边。

他上前,问:“姑娘……姑娘……”

女子微微睁开眼睛,如受伤的小兔。

王秋心里又动了一下。

“姑娘为何在此?”王秋问。

“公子既然是路过,就自顾路过好了,公子不问不顾地离去,和我回答公子问题之后公子再离去,于我而言,没有什么区别,既然如此,我回不回公子的话,对我来说,都毫无意义。”那女子莫名倔强,不识好歹。

王秋笑了,当年他自己饿昏在路边时,亦是不屑路人怜悯询问,想不到区区一个女子,竟然有和自己一样的骨气。

人喜欢和自己类似的人。

所以,王秋喜欢她这么说。

“我既然问了你,定然是心里有了打算。”王秋笑,很真诚,连他自己也觉得,他很久没有这么真诚地笑过了,“我那书斋正好缺个磨墨的丫头,不知姑娘可否愿意帮这个帮?”

那女子沉默片刻,又看了王秋一眼,说:“那就多谢公子了。”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