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姐论坛017期

  • A+
所属分类:一肖中特

河怨

八月的天气已经热到了顶点,像个火候旺到极致的炉子烘烤着柳镇,一阵阵热浪在空气之中若隐若现,从远处看去小镇似乎在空气中焦躁的晃动。唯一能够为小镇带来一丝凉意的只剩下小镇后边流过的一条河流,据说是乌江的分支中的一条分支,而镇上的人称之为柳河,至于河的名字流传了多久谁也说不清,只是祖祖辈辈都这么叫,也许有柳镇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这样叫了吧。今年夏季的河流水位并不高,水流也只是慢悠悠的向前涌动。水边大块小块的石头就成了夜晚小镇居民的纳凉之地。

柳青是镇上出了名的美女,三十多岁的年龄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论是身姿还是风韵都处在枝繁叶茂的黄金时期,处处散发着的女性魅力。柳青时刻都注意着给自己增添色彩,无论是妆容还是服饰柳青都会精心的装扮自己。每次柳青经过别家门楼,屋里的男人就像丢了魂一样直勾勾的盯着柳青丰满的身体,凹凸有致的身材使身上的衣服也显的格外饱满,每一寸光滑的布料都紧贴肌肤,丰满且显不出一丝多余的赘肉,嫩白、光滑、吹弹可破,这些富有想象的词语满足了男人对女人所有的幻想,尤其是细细的腰肢下扭动的臀部紧贴着光滑稀薄的裙子,勾勒出清晰臀型,丰腴而上翘,就像一个熟透的苹果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饥渴的男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一口,镇上的男人应该都对柳青有过这种原始且自然的“非分”想法吧。而柳青也很享受这种男人的眼神,总会更加热情的扭动腰肢做以回应。然而不如人意的是已经结婚多年的柳青一直未能生育孩子,夫妻两人也为此而心存芥蒂,加上丈夫老实巴交笨嘴笨舌,每日只会守着一个小日用品商铺赚点生活费用,柳青总有着说不出的委屈与不情愿。

柳镇虽小,却从不缺少新鲜事儿。

一个被羊肠小道交织出来的传统小镇处处散发着古老的年代感。镇上没有什么让人振聋发聩的大事件,这里没有新专业报刊传达资讯,也无媒体电台传播新闻,在一个历史悠久的传统小镇最时兴的传播模式就是人工交流,也就是镇上的大事小事,家长里短都能成为乡里乡亲间的饭后谈资。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柳河了,柳河水清如明镜,河道窄处不足五米,足以让两岸的人说话不用高声,但是柳河水下复杂,河面看起来虽然波光粼粼一片平静,河底却是深浅不一暗流涌动。正是因为这样,在河边纳凉的人也是会格外小心,尽管如此总有人不小心在柳河溺水身亡,而且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一具尸体能够被成功打捞上岸,更奇的是被柳河收走的人几乎是年轻的女性,这是不能被解释的,但镇上的老人总会说这柳河之中有不干净的东西,关于这柳河在小镇上还有一个传说呢,相传在明朝正德年间,明武宗朱厚照纵情声色,荒淫无度,在郊外设置豹房,专门从各地搜刮美女关入豹房供自己放纵娱乐。势力官员投其所好全国各地到处搜刮美女,搞得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

柳镇柳家大宅是镇上的大户人家,承蒙祖上荫功,家丁兴旺,基业殷实。由于柳家大小姐生的美艳芳华,且年纪轻轻就广施恩惠与镇上穷苦百姓家,所以柳家在镇上享有很高的名望。这美名传入当地知府耳中,这知府也是势利小人,为了平步青云,竟派人将柳家小姐抢走献与武宗,最后柳家小姐被武宗施暴惨死豹房。柳家大老爷一向视女儿为掌上明珠,自然是心急如焚想要救女儿与水火之中,便每日去官府讲理哀求,那凶狠的知府竟以违抗圣命为由将柳家老爷困于石头沉入柳河之中,柳宅也被抄收。几百年岁月漫长,可仍旧无法洗去这柳家的怨恨,这股怨气也聚集在这柳河之中,形成河怨,每当怨气发散之时便会向年轻女子索命。但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年轻人都已经无法接受这些鬼神传闻了,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吓唬小孩子的封建愚昧罢了。”

“柳真,打扮的这么漂亮,是要去哪里呀?”对门张大娘欢喜的问道,因为最近张大娘家的媳妇儿生了个大胖小子,所以心里是跟吃了蜂蜜一样甜,这脸上也是藏不住一点喜悦之情。

“哦,去李镇长家呢”柳青回答道。

“是去塞红包里吧,哈哈”张大娘打趣道。

最近镇上调来了个青年才俊担任镇长,据说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呢,刚走马上任就搞了个小镇企业家联欢大会。大家都清楚这是在借联谊之名向这镇上的“企业家”伸口袋呢。研究生、青年才俊用在这李镇长身上可真是莫大的讽刺,可政府的公文就是这么喜欢溜须拍马屁,而且毫不吝啬溢美之词,也不管群众阅读时脸上尴尬的笑容。

“李镇长,您好,我叫柳真,柳惠超市的老板娘”柳真站在镇长办公室门口,卖弄着妩媚的嗓音。

“啊......你好......”李镇长发出的应答声拉着长长的尾音,这在以往是不常见的。不过,比应答声拉的更长的是那色眯眯的眼神,这眼神规格十分的高,扫描范围之广,审视幅度之远深,持续时间之长十分罕见,被李镇长这声音眼神一番款待后,这柳真浑身的妩媚劲儿尽显,

娇嗲嗲地说“早就仰慕李镇长您了,今天见了您,真是三生有幸啊”

“哪里的话,我见到你这个大美女才是三生有幸呢,哈哈”李镇长一改往日正经作风,这一会儿身上就像是触电了一样说话叫人直起鸡皮疙瘩。“李镇长,您最近不是在镇上开办了企业表彰大会吗,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啊,我们家那口一直说您真有眼光,有能力呢。您来了,我们小镇的福音就来了”这柳真的声音让李镇长听得身体都酥掉了,再加上柳真火辣的身材在眼前晃来晃去,这李镇长身上已经是火辣辣的,随时都感觉要忍不住向柳真扑上去,用力的压在身体下边,疯狂的占有她。不过这初次见面双方还都是在试探对方,所以言语上虽然出格,但身体上还算规矩。不过这一来二去,这两个人就搅在了一块儿,这柳真就像是给这李镇长灌了迷魂汤一样,让李镇长对自己是言听计从,百般宠爱。两个星期不到,这柳真身上的衣服是越穿越气派,手里领的包是越来越贵重,金银首饰就更不用说了,多的简直没地方搁。

柳青生活作风有问题,这在镇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原本丈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能忍受,如今这柳青变本加厉,明目张胆的跟镇上一号人物勾搭起来,柳青丈夫也是敢怒不敢言,加上老实巴交的性格,最后竟然服毒自杀了,唉!可惜了一条本分人的生命。

这天傍晚异常的闷热,心中异常的燥热,柳青觉得难以忍耐,一股说不出的力量呼唤着自己走向柳河。秀发披肩、红唇烈焰、粉黛无暇,一件红色丝质旗袍,将柳青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映衬出来,一个古典美人缓缓向柳河边走去,河中流水潺潺、河边老幼嬉戏,柳青但觉神志模糊糊、脚步略轻,稍稍清醒后竟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一块青石上,只是远离人群,略显孤单。“我这是怎么了,脑子也不当家了,难道是丈夫的突然离开让自己心中哀伤,才会如此伤神吗?但自己心中分明没有半点忧伤,这有作何解释呢?”柳青心烦意乱,手脚冰凉,低头发现自己双脚已经浸在水中,自己并未移动但河水竟然缓缓上移漫过膝盖,“啊呀!”柳青惊慌之中发现自己已经浑身酸麻无法移动丝毫。突然什么东西抓住了柳青脚踝“啊!”透过河水那分明是一只手,惨白干枯,指甲锋利厚长,翘愣愣的骨头外边只包着一层枯皮似鸡爪一样,柳青头皮发麻、身体发抖、心中发寒,想要尖叫却发现张大嘴巴无法出声,身体也像铁钉钉在那里无法移动。此时,月影在水中晃动,水中渐渐浮出一张脸,头戴一顶六合一统帽,此鬼脸色惨白,白色眼珠,浑身没有一丝热量,一步之间已能够清晰感受到浑身被刺骨寒意包围。

“跟我走吧!一声苍凉之音伴着寒冷传入柳青耳中,但这个人,不、应该是这只鬼铁青的嘴唇并没有任何张动。

“不......不......我不走,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柳青心里想着。人在突如其来的惊恐面前会变得慌乱,但长时间的恐惧中人也会少许的冷静下来。柳青思考着对策。

“老太爷您的冤屈我都听说了,是那狗皇帝的罪恶,柳青很同情你,我愿意下去服侍您,只不过我家中老人没有安顿好,等我把家中事情安排妥当,梳洗打扮,换身衣服明日再来跟你走吧”柳青哆哆嗦嗦的把话说完。想不到那老鬼竟然松了手,不声不响的沉进了河里。柳青抽出腿连滚带爬上了岸,疯子一样向家里跑去,也不再注意自己的妆容自己的身姿了。回到家中,柳青抱头痛哭,回想刚才恐怖场景身体还是在不住的颤抖。第二天,柳镇上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说新来的李镇长因为受贿生活作风有问题,已经被纪委双规了。柳青大为震惊,坐在家里瞪着双眼盯着墙看了一天,想“自己以后是万万不会再去柳河了,多亏自己机灵捡了一条命回来,唉!是不是自己做了太多亏良心的事情.......难道我毒死丈夫的事情被神灵知道了,这才来让鬼来索我的命吗?我要好好做人了,以后好好做人了。”这世界哪里有后悔药呢,做了恶事可以回头吗?

夜渐渐来临了,空气依旧闷热,想起来自己与那老鬼约定,今日就要跟他去了,自己又惊又怕。

“呸呸呸,自己在家里呢,那水鬼还能爬到家里来不成”柳青自言自语道。

柳青满头大汗,准备去洗一把脸。院子里有口压井,柳青熟练地将水从井中压出,水哗啦啦灌满了脸盆,柳青迫不及待的将手伸进脸盆,一阵清凉像是触电一般透彻全身,柳青很是满意,正要用手舀水洗脸,只见水色渐渐发黑,逐渐形成一幅面孔,这不是昨天晚河中那张脸吗?

“时间到了”脸盆中传来一声苍凉之音。

“啊!”柳青一头栽向脸盆,整个身体不见了。

第二天柳镇上开始传言,昨天晚上有人见柳青跳河了......

鬼叔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