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特马诡墓

  • A+
所属分类:一肖中特

诡墓

考古就等于是盗墓,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如果是当年的话,我很赞同这句话,但是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参加了考古队,我发现了这句话其实是错误的。或许说从一件事情的发生,让我改变了对于棺椁中那些尸体的理解。

毕业后加入考古队,我算是运气比较好的了,博士正好就是我的大学教授,除了脾气有时候大了一点之外,总体来说还是非常照顾我的。唯一的缺点就是我只能打打杂,有棺椁的时候帮忙抬一下,其它时间就在那站着,蹲着也行,反正就是没啥用。

这天我们正在发掘一个疑是汉代墓穴的一处墓地,我站在旁边看着他们在哪儿忙碌着,偶尔递过去一些小铲子什么的。闲得不行,相比于他们忙碌的氛围和动作,我都有点看不下去我自己了。可是没办法,即使我再想做事,教授也还是那句话,出师之前先看三年。

他们的挖掘动作不大,都是小心翼翼的,长时间这样看着,不免的就有些倦意袭来。加上我昨晚上和女朋友煲电话粥并没有睡好,于是我坐在一边打起了瞌睡,渐渐的,我感觉周围越来越朦脓,我的眼皮也是越来越重,还有我的身体就像是控制不住了一样。

等我醒来的时候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都还在疑惑为什么教授没和以前一样跑过来叫醒我,不过看到眼前的场景我的疑惑便是打消了,此时的天色已近黄昏,而我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原本热闹的发掘场地,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个,周围空无一人,气氛安静的可怕。

我用手撑着地站了起来,大声的喊了两声“教授,师兄,师姐,你们在么?”喊了几声下来之后我确认这里的确是没人了,不过这好像有些说不过去啊,发掘地没人看守也就算了,扎营地可是离这里不远,营地怎么也没了,还有就算走的再充满,我一个坐在墓穴旁边的人总还是能够看见的吧,怎么就没人叫我呢?

我有看了看四周,这次我有了一些发现,居然设备都还在,我又疑惑了起来,设备还在,人不在了,这尼玛。越想脑袋越疼干脆也就不想了。我的目光注意到了地上的小铲子,我好像还从来没有进入过真正的墓穴,既然周围没人,那我走进去看看呗!

这样想着,我走过去拿起了小铲子,还有一些工具,戴上了头盔,把手电放在头盔上面,还拿着一个备用手电,随后又拿了两个荧光棒,准备充分之后,这才朝着墓穴的大门处走去。

这墓穴里面不知道有什么,探测仪也测不出来,所以发掘的时候并不是破坏性的揭顶发掘,而更像是盗墓贼一样,打出一个门,从门进去开始发掘。

我小心翼翼的钻进墓穴,手腕上的手表有空气浓度测试仪,一旦氧气含量较低或者其它有毒气体含量超标的时候手表就会报警,这样我就能用最快的速度逃出来。别问我为什么不用火测试氧气浓度,我只告诉你,尸体腐败会产生大量的甲烷,一旦遇到明火,又是密闭空间,那就等于是自己在一个小笼子里玩儿炸弹了。

我爬进墓穴之后看了看周围,通过手电的光亮可以清楚的看见我的周围摆放着四五个棺椁,在这些棺椁的正中间,还有着一口巨形石棺,难道这里是主墓穴?一个洞就能到主墓穴,这不对啊,我心中又泛起了疑惑,从棺椁外貌来看,应该就是汉代的,汉代能够有棺椁的人,防盗墓的设施怎么会这么差?

天生的警觉告诉我不要碰这些棺椁,借助着手电的光亮,我扫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这墓穴保存的还算比较完好,除了棺椁底部有些腐败,墓穴内有些积水之外,就像是刚修建不久的一样,唯一能够透露出年代感的,就是那棺椁的外貌,还有着墙上的壁画。

虽说我是学考古的,但是我对于解读文物不是那么的擅长,虽然觉得这些壁画很好看,但是压根没看懂是什么意思,只是隐约的能知道一点,就是这墓主人的身份一定是达官贵人。

墓穴的内部我也已经看过了,也没什么遗憾了,算了算时间,天色差不多已经黑了,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今晚先爬出去,总不能在这墓穴里陪人家过夜吧。不过我转身的一瞬间,我楞在了原地,刚才我进来的那个洞,不见了。

那个位置变成了石壁,这,我直愣愣的站在原地,这不可能啊。突然,我感觉什么东西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赶紧转身看着后面,然而除了几具棺椁之外我什么都没有发现。我咽了一口唾沫,这事儿有些不对劲。

说时迟那时快,我拿出了怀里的小铲子,这些石壁年代已经久远,虽然是我很喜欢的文物,但是现在还是保命要紧,我开始用铲子在这石壁上疯狂的砸着,然而事情却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不管我怎么砸,这石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损伤,反倒是我的铲子给砸的马上就要断掉了。

就在这时,石壁突然抖动了起来,随后整面墙倒了下来,教授就站在外面,不过他的表情里并没有愤怒,没有往常我想要擅自进入墓穴时他的那种表情,甚至没有一丝表情,只是直勾勾的看着我,随后呆滞的说“走吧。”

难道教授今天生病了?反正是得救了,我也懒得多想,赶紧跟着教授跑了出去。到了墓穴的外面,我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我感觉胸口非常的闷,那墓穴的氧气不多,在缺氧的环境里待了那么久,不闷就怪了。

这时我想到了教授,他怎么会一个人大晚上的来墓穴啊,其他人呢。我转过去看着他,正想说话,眼前的一幕确实让我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见教授的脸,正在往下掉着肉块,没有肉块的位置补满了蛆虫,而他的脸上,依旧是没有丝毫的表情。

“啊。”我吓得直接站了起来,不过这时的天色改变了,艳阳高照,身边的人还在忙碌着,而教授正站在我旁边双眼怒瞪着我,似乎对我睡觉的行为非常的不满意。就在这时,一个人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图纸大吼道“教授,扫描图可以打出来了。”

扫描图?我楞了一下,不是说扫描图打不出来才开凿墓洞的么,我转过脸去看那刚才墓洞的位置,那里还是满满的黄土,黄土上还有着一些草。这,我赶紧接过扫描图,这,我有愣住了,这墓穴扫描图,怎么和我进入墓穴时看到的位置和情况一模一样?

教授看了我的样子对着那人做了一个眼神,等到那人走了,然后小声的对我说“现在你可以出师了,我叫你看三年,就是想让你看清楚我们可能要面对的是什么,得尊敬什么,现在你懂了吧?我们是考古,不是盗墓,一切的手段,都得以死者为尊。”我连忙点头,这下我是懂了,要是没有之前的事情,光是教授那些话,我想一辈子也不会懂的。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