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特马断情殇

  • A+
所属分类:白小姐资料

断情殇

1

一九七六仲夏的一个傍晚,我从地里回来,将锄头随便丢弃在墙角里,忍着浑身的酸痛,一头扎在被褥上,两眼无神地瞅着灰白色的屋顶。

"初蕊,起来做饭。"

王亚男一手举着黄瓜,一手拎着一包野生蘑菇,站在我面前,挟着命令的口气说。

我用眼角斜视她一眼,漠然而道:"我不想吃。"

"不想吃是你的事,大伙饿了半天,你必须地起来做饭!"王亚男眼眉竖起,本来不端正的五官变得更加狰狞。

我扭过头,不屑再看她一眼。

王亚男恼羞成怒,她恶狠狠地跳了几跳,已挥起的拳头在我的头顶忽然滞住……因为,这时屋子的外面蓦地传来一声粗犷的声音:"早点吃饭,今晚在大队院内演电影。"

那声音是赵国章,知青中最彪悍最能打的男人。

一百多户的榆树湾,赭黄色的土坯房不规则的散落在一条干涸的河床边,那灰色的知青宿舍在高大而浓密的榆树遮掩中,显得孤独和苍白。宿舍的前面是平整的打谷场,打谷场的南面还是密匝匝的榆林,一条小路从中穿过,直通榆树湾大队院内。

吃罢晚饭,我和张茜没去看电影,各自躺在炕床上,体验着那种悲凉之感。

"初蕊,你知道不,这几天前面榆林中闹鬼的事?"张茜忽然转身,将赤裸的身体缠在我的身上,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无聊!"我重重地把张茜的脚从我身上摔开,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看我的《红与黑》。

"唉,那个可怜的程玥,听说被一个女恶鬼缠上了……我要是那个女鬼就好了,才子佳人,风情万种哟。"张茜把那床绣着鸳鸯戏水的薄被往上拉了拉,长叹了口气。

"哪个程玥?"我掉过身,声音急促地问道。

"还有几个程玥,就是那个写小说的程玥呗!"

我一翻身坐起来,猛地握住张茜的胳膊,声音战抖着问:"他……他怎么会遇上鬼?"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听王亚男讲的。"张茜甩开我的手,说。"你激动个啥?程玥漂亮的女人有的是,怎么说也轮不到你吧?"

我张了张嘴,没有反驳,因为我知道,我是个丑女孩。如果一个女人不漂亮但多情,那她在这个世界会遭遇到什么?

不过,最后我还是说了句:"生命是我自己的,我会高兴地做我喜欢做的事,无论是谁,都休想阻止我!"

说完,我坚定地走出宿舍,倔强而勇敢的向那片黑越越的榆林走去……

2

那天夜里,当我的脚迈出宿舍的第一步始,我的人生轨迹就通向了一条万劫不复的深渊……

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天仿佛是一口反扣的大黑锅,黑的看不到自己的手指。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走着,心里慢慢生起了怯意。

当我刚刚进入那片榆林,就蓦然听见一声嘶哑的呼救声。顿时,一股凉凉的感觉袭上了头皮,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那声音时断时续,从榆林的深处传来,幽幽的像召魂的恶鬼,仿佛等待着诱捕入网的猎物。我开始顺着呼救的声音,慢慢地向榆林深处靠近。一边走一边暗暗怀疑自己的胆量,为什么今晚会变得如此强大?记得小时候天一搭黑就不敢看窗户外面的世界,缩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看安徒生的童话。

那呼救的声音开始变得尖锐起来,竟然是王亚男的声音!

原来,是赵国章和他的几个手下正在对王亚男施暴。

我的大脑"嗡"然一响,天,他们都没去看电影,这几个畜生!接下来我腿一软,坐在了地上。我想喊,但空张着嘴,就是出不来声音。

这时,我突然听到了那个让我心跳的声音:"民兵来了!"

随着片刻的宁静,赵国章的手电猛地照在程玥的脸上,一声低沉的咒骂后,赵国章直扑程玥,接下来就是程玥痛楚的惨叫声……

第二天早晨,我被嘈杂声惊醒,只见张茜神色惶惶的冲我说道:"还睡什么睡,程玥强奸了王亚男,被公安抓走了,王亚男一时羞愤想不开,在榆林里上吊死了。"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